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渔业污染事变占定该谁说了算?

  渔业污染事故鉴定该谁说了算?_其它考试_资格考试/认证_教育专区。渔业污染事故鉴定该谁说了算? 徐州养殖户魏天宝的养鱼水体遭受污染发生死鱼事件, 当地渔政管理站及环保部门赶赴现场调查取证,环保部门发 现某企业废水超标排放,要求其限期整改并对其进行了处 罚,渔政部门为

  渔业污染事故鉴定该谁说了算? 徐州养殖户魏天宝的养鱼水体遭受污染发生死鱼事件, 当地渔政管理站及环保部门赶赴现场调查取证,环保部门发 现某企业废水超标排放,要求其限期整改并对其进行了处 罚,渔政部门为养殖户出具了《污染死鱼损失核定意见》, 然而,魏天宝却将两部门告上了法庭——渔业污染事故鉴定 该谁说了算? 近日,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村民魏天宝诉徐州市环保 局、徐州市渔政管理站不履行法定职责、第三人徐州娃哈哈 饮料有限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一案有了一审结果,云龙区人 民法院判决徐州市渔政管理站未正确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 违法,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 100 元由被告 徐州市渔政管理站承担。 原告徐州市大龙口水库承包养殖户魏天宝诉称, 2004 年 7 月 5 日,他接到水利部门通知,开闸从故黄河往水库补水。 同年 7 月 8 日,魏天宝发现水库水质呈暗红色,伴有怪味, 并有死鱼漂浮,即向两被告报案。当天下午,徐州市渔政管 理站和徐州市环保局的工作人员相继到现场拍照、采样,查 找排污源。经查,徐州娃哈哈饮料有限公司排污口有一排水 管正向故黄河排放大量暗红色、浑浊带有异味的污水。魏天 宝与渔政管理站及环保局工作人员共同提取水样 4 份,由环 保人员封存带走。同年 7 月 9 日下午,环保人员再次提取水 样数份。徐州市环保局对同年 7 月 8 日提取的水样一直未做 鉴定,却将同年 7 月 9 日和 8 月 23 日提取的水样交由徐州 市环境监测中心进行鉴定,鉴定结果表明徐州娃哈哈饮料有 限公司生产排放的污水严重超标。同年 9 月 6 日,徐州市渔 政管理站做出《关于徐州市大龙口水库污染死鱼损失核定意 见》 , 认定此次污染给原告造成直接经济损失 781833.78 元。 原告魏天宝认为,面对如此严重的水污染事故,负有行 政处罚职责的两被告未做出任何处理,已构成行政不作为, 故请求法院判令环保部门以最先提取的水样为准,对原告承 包养鱼水库遭受污染的情况进行鉴定,并请求法院要求徐州 市渔政管理站和徐州市环保局履行行政法定职责,对造成污 染的单位和个人予以行政处罚。 被告徐州市环保局辩称,徐州市环保局不是养鱼水体污 染的鉴定部门,环保部门的环境监测机构也未接到有关部门 水质监测的委托;环保部门接到原告报案后,对事发现场进 行了调查,发现徐州娃哈哈饮料有限公司未按照环保部门审 批要求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废水超标排放,对此,环保部门 已依法对该公司下达了限期整改要求并进行了处罚,履行了 环保监管职责。 被告徐州市渔政管理站辩称,2004 年 7 月 8 日下午,该 站接到原告报案后及时派出工作人员赶到现场,按照渔业污 染调查程序进行了现场记录、拍照、取样等初步勘验工作; 同年 7 月 12 日,该站组织鱼病防治专业人员对死鱼进行解 剖化验, 基本排除病害原因造成死鱼的因素; 同年 9 月 6 日, 该站对此次渔业污染事故进行了核损评估。至此,该站已履 行了法律赋予的职责。徐州市渔政管理站认为,渔业污染事 故水质监测工作应由环保部门承担,因该站未收到环保部门 对养鱼水体污染情况的鉴定结论,致使该站无法确定造成死 鱼的污染源,无法对此案进行进一步处理,行政处罚及索赔 工作因此也无法开展。 第三人徐州娃哈哈饮料有限公司陈述称,该公司工业污 水并未排入故黄河,没有证据证明死鱼事故与该公司排污行 为有关,环保部门立案处理该公司超标排污一案与本案无 关。 云龙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徐州市渔政管理站、徐州 市环保局及其环境监测中心站均不具备渔业污染事故鉴定 资格。据徐州市渔政管理站提供的所有证据,均无法科学断 定导致此次死鱼事故的真正原因,更无法查明责任主体。徐 州市渔政管理站自开始调查此次渔业污染事故以来,始终未 委托具备渔业污染事故鉴定资格的单位对相关事项进行鉴 定,至今未能做出调查处理决定。 法院认为,1996 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 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造成渔业污染事故的,应当 接受渔政监督管理机构的调查处理”和第五十三条第二款规 定的“造成渔业污染事故的,由事故发生地渔政监督管理机 构根据所造成的危害和损失处以罚款”等法律,赋予了渔政 监督管理机构对渔业污染事故进行调查处理的重要职责。根 据农业部相继颁布的《污染死鱼调查方法(淡水)》、《渔 业水域污染事故调查处理程序规定》和《渔业污染事故调查 鉴定资格管理办法》的规定,渔业监督管理机构调查处理渔 业污染事故时,应当采集鱼样、水样并由具备渔业污染事故 鉴定资格的单位做出鉴定结论,从而确定死鱼的性质、污染 物及污染源。此案正是由于缺失合法有效的鉴定,从而导致 在法律上无法判断死鱼的真正原因,更无法查明责任主体。 作为具有对渔业污染事故调查处理法定职责的徐州市渔政 管理站,明知自己不具备渔业污染事故鉴定资格却不积极委 托具备此鉴定资格的单位进行必要的鉴定工作,只是消极等 待同样不具备渔业污染事故鉴定资格的环保部门做出鉴定, 其行为属于未正确履行其法定职责。现在距死鱼时间已达 6 个月之久,已失去鉴定的客观环境和条件,法院已无法判令 其履行查明事故原因及做出行政处罚的法定职责,但认定徐 州市渔政管理站的行为违法。 法院认定,徐州市环保局不具有对渔业污染事故调查处 理的法定职责,也不具备渔业污染事故鉴定资格,所以法院 不支持原告要求其履行法定职责的请求。